Archive for the ‘心情手札’ Category

P_20170830_093212_vHDR_Auto_1

拍攝日期:106年08月28日

編輯日期:106年08月30日

在19號晚上閃到腰後,吃了六天的止痛藥劑,感覺稍有舒緩疼痛,再去看兩家中醫,一說是骨盆有異位,一說是脊椎神經有壓迫到神經,所以造成身體下半身右側疼痛,都有推拿和吃藥、貼藥布。但是從前兩天上班,卻感覺一趟車比一趟車還要疼痛,一天又比一天疼痛。中午中休無法平躺睡覺休息,只能向左側傾斜側睡,並把右腿疊在左腿上才能減輕疼痛小睡。

昨天下午起更是連續性疼痛,已經沒有說休息一下就會舒服一點了,感覺愈來愈痛。昨夜跑完車下車走路一經是一跛一跛的了,回家後更是連坐連躺都持續在痛,看來得去醫院做詳細一點的檢查了。我雖然相信有經驗中醫師的判斷,但是如果沒有實際進一步檢查的檢驗報告,我還是無法放心。況且已經看過的兩家知名的中醫對我病徵的說法並不一致,更讓我覺得還是要看到實際的檢驗報告,才能決定治療的方式。

流動咖啡車也有美味

Posted: 2017 年 08 月 21 日 in 心情手札

拍攝日期:106年08月16日

編輯日期:106年08月21日

今天跑車跑到蠻尷尬的時間,吃晚餐的時段全在山上跑車,要21:00左右才下班,除非自己帶吃的上山跑車,不然只能等下班才能去吃晚餐。然後今天是週三,又逢大崙尾山是腳踏車車隊上山朝聖的大日子。其實每天都有上百台腳踏車上山朝聖,但週三、週五是數百台腳踏車會騎上山的大日子。晚上開公車走這條山路,可真是又辛苦又危險啊!

說這幹啥?其實我要說的是,最近幾週,在這腳踏車朝聖的大日子,在所謂上山終點的廻轉道附近,來了台行動咖啡車,每次看他的生意都很不錯,這次飢腸轆轆,想說點杯咖啡來填肚子吧!一看價格,其實也不算便宜,但強調所使用的焦糖啦!巧克力啦!都是進口的原料。聞香也覺得有星XX的味道,感覺還不錯喝的樣子。點了杯巧克力牛奶,拿到手裡先聞香一下,飄出香濃的香草和黑巧克力的味道,入口則濃郁無比,甜度恰到好處,這口感和品質,倒是出乎我本來的預料。因為一杯也要60元,也一個便當的錢,就把這杯熱巧克力牛奶當成是今天的晚餐囉!

 

沉澱心靈中

Posted: 2017 年 08 月 21 日 in 心情手札

拍攝日期:106年08月19日

編輯日期:106年08月21日

今天早上的日照頗為炙熱,這兒的風卻很涼爽!感受著寺廟的莊嚴和寧靜詳和,自己煩躁的心也跟著詳和起來。坐在涼亭中小歇,隔壁工廠的作業工人高聲對話著,廠內音響大聲播放著流行音樂電台的流行音樂,但這一切卻毫無衝突和突兀,完全地融入周遭。

廟宇裡,莊嚴慈悲的地母,挑高數層樓的天井,鳥語不斷,鮮花旁,一隻看似翅膀受傷的蝴蝶,卻能完美平衡的輕輕飛舞,滿足地吸著花蜜止飢。嗯!這樣的感覺真好,我喜歡!

有時不必刻意的遠離塵囂,只需尋得一方清淨之地,也能達到相同的效果呢!

 

唉!真的是上了年紀了嗎?

Posted: 2017 年 08 月 21 日 in 心情手札

拍攝日期:106年08月19日

編輯日期:106年08月21日

 

昨晚洗好澡,坐在餐桌旁整理一些文件資料,正要起身去拿個東西時,啊咧!腰部傳來一陣劇痛,人一股腦站不住又坐了下去。之後試了幾次要站起來,都痛到沒有辦法。總之,只要是站立、走路、坐下或是打直腰桿,都痛到無以復加!吼!這輩子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,頂多腰酸痛還可以忍受,這次可是被打敗了唄!

因為今天要上班,所以想說擦了酸痛藥膏,加上晚上睡眠休息,應該會好很多吧?結果半夜翻個身也痛死人,到早上六點多醒來,怎麼轉就是劇痛襲來,連要起身都沒有辦法。這時只好打電話去公司請病假。之後為了去醫院掛急診,穿衣也是一大考驗,本想自己騎機車去,但痛到無法撐起機車,只好叫計程車來山上載我去醫院。

到了醫院,因為痛到行走困難,所以掛號啦!繳費啦!取藥等要跑來跑去的事務,都由護理人員代勞,真的很感謝她們的熱情。醫生要我去照X光,光是更衣、拍照等也是弄了半天才搞定。看了X光片,確認疼痛非因腎臟等臟器所引起,推斷為肌肉扭傷,除了打止痛針,以外,要吃六天左右的止痛藥外加休息。蝦米?休息六天?這怎麼成,醫生說至少兩天,絕對必要,所以診斷書上就開了休息兩天。在等止痛針藥效生效,以方便行走離開醫院的時間裡,還被醫生調侃上了年紀的人就會常常碰到這種毫無預警,突如其來的病痛,要習慣哪!我心裡想,這種事情誰能習慣啊!只是來得來勢洶洶,只能敗給它了。

離開醫院,遵照囑去買條彈力腰帶來護腰,會好得快一點。這次經驗,更讓我感到人生無常的無奈。回到家還存有明天應該可以去上班的遐想,不過到中午公司調度人員要我確認明天能不能上班時,才發現應該是沒有辦法了,勉強去可能讓恢復更慢,造成更多困擾,所以……還是不要撐好了,多休息一天吧!錢可以再賺,事情遇上了也沒辦法是吧?只是回頭想想,自己開公車快11個年頭了,說累真的是很累,一度也想不要再開下去了。每當生病,即使發燒到40幾度,進到醫院打上退燒針,再打上兩瓶點滴,第二天仍然照常去上班。只是這次……還是不要再勉強自己了吧!該休息就乖乖休息吧!

 

 

中了A型流感

Posted: 2017 年 07 月 25 日 in 心情手札

 

拍攝日期:106年07月25日

編輯日期:106年07月24日

自己是在11年前SARS猖獗時進入公車界開公車,想想當時公車乘坐人數降至最低點,因為SARS它是透過空氣傳染,致死率又高,真可謂人人自危。而當時自願開SARS公車的司機,不但月薪雙倍以上,更被視為反SARA英雄。

時間拉到這幾年,流感成了新的致命病毒的代名詞。這幾年流感也演進出好幾種不同的種類,讓它的治療更為複雜。而它的傳染途徑是藉由空氣傳遞飛沫來傳遞病毒,所以對公車、電影院等公共密閉的空間而言,是流感最佳的傳染路徑。我看過一部醫學影片,它是在電影院做一個實驗,坐在第三十排的觀眾打一個噴嚏,沒有遮掩,結果飛沫藉由空氣可以傳播到第三、四排的位置,等於說約九成的觀眾都會或多或少沾到那個人所噴出的細微飛沫,當然越靠近他的人,中鏢的機率就愈大。

而我昨天早上只是有點鼻涕,但到了中午已開始有點頭暈和發冷,之後跑車的四趟,咳嗽愈來愈厲害。到了下班,馬上直奔大直的診所就醫。那時咳嗽的聲音和程度,已經像是咳了一個星期一般,喉嚨還發出咻咻的聲音。結果那時已經伴隨著發燒,快燒到39度。經做流感篩檢,證實感染了A型流感。除了需要休養,還要吃醫治流感的特殊藥物。

今天感覺恢復得不錯,雖然還有反覆的發燒。醫生要我休息五天,唉!我這工作怎麼可能休息這麼久?這個月的薪水都會爛掉了,所以我決定明天就去上班,如果撐不住再請假休息吧!我只希望在公共場所時,大家都發揮起碼的公德心,不要打噴嚏不遮掩,不要隨地亂吐痰,除了維護公共衛生以外,也不要別人因為你的行為而傳染到病毒,尤其是當您自己就正在感冒當中。

 

 

讓自己變年輕的方法

Posted: 2017 年 07 月 23 日 in 心情手札

 

 

拍攝日期:106年07月22日

編輯日期:106年07月23日

理個頭髮,換個心情。其實呢~是去吹冷氣兼打盹啦!每次去理髮,等於去補眠。佩服幫我理髮的美髮師,在我睡得搖頭晃腦之際,還能精準拿捏角度繼續幫我理髮,這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耶!果然專業!

 

曾經年少輕狂的歲月

Posted: 2017 年 07 月 02 日 in 心情手札

 

編輯日期:106年06月29日

 

前幾天有位專科同學用Line在同學群組裡Po了數十張翻拍自畢業紀念冊當年同學們的黑白照片。看著這些三十幾年前的照片,瞬時種種的回憶湧上了心頭。

三十幾年就這樣過去了,看到一張自己跟著全部是自己組裝的音響器材合照的照片,頓時意氣風發起來。在那個年少輕狂的時代,同學之間流行著跳Disco、與他校的女生進行聯誼、抽機車鑰匙出遊、打撞球等等,都是那個年代的學生最流行的活動。如果照這樣看來,我就是有點浪費青春,沒有輕狂過了。

我十歲在小學時組裝了我的第一台四聲道音響,沒錯!那時我受到一位老師的啟蒙,已經會分辨電子零件和銲接、拉線等工作了。自此這一生與音樂和音響結下了不解之緣。或許是家庭環境關係,我喜歡獨處的時光,做事情也喜歡獨自完成。從小聽著余光的西洋音樂電台節目長大(這應該也是許多五、六年級生的共同經歷),後來;進入專科後我開始嘗試組裝Hi-End等級的音響,從機箱開始自己改裝、製作。開始聆聽古典音樂,進入古典音樂的世界和殿堂。整個專科五年,我完全沉浸在自組音響,解析比較名家的音樂作品,以及翻譯國外音響天書裡面我有興趣的文章上面。這就是我年輕時的輕狂方式。

看著這張照片,這些我所鑽研和沉浸的事情,似乎有影響到我的許多面向。我已經不記得這張照片是誰幫我所拍攝的了,也不記得所使用的攝影器材為何?但我很喜歡相片中的我所透露出來的那種神情,那種味道。呵呵!我還蠻自戀的吧!

現在的我還是喜歡透過好的音響器材來聆聽音樂演奏或是歌曲演唱。但是要求已經沒有像年輕時所要求的那麼的高、那麼的龜毛了。畢竟任何的器材和道具都只是一個載具,真正能感動您心靈的是音樂的內涵和所要傳達給您的訊息,不是嗎?

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年少輕狂,沒有好或不好,沒有對或不對,只有親身經歷過的您,才知箇中的冷暖和滋味。朋友們,您的年少輕狂呢?